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118今晚开奖结果 > 正文
500公斤!达州最大制贩“”案侦破!背后老板竟是国际毒枭…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7

  2017年5月的一天,一条来自四川省公安厅的线索震惊了达州警方——一名国际毒枭准备在达州物色地点,批量制造毒品“”…… 省公安厅急电!国际毒枭来达“投资”

  2017年5月,达州市公安局接省公安厅指令:广东一绰号为“强哥”的国际毒枭,曾组织他人在湖南、广西等地制造毒品数百公斤,并贩卖至全国各省市,甚至向各地毒枭进行大量批发。在获取相关证据后,广东、广西等地公安机关先后数次对涉案人员进行收网抓捕,但其侥幸逃脱。

  有线索表明,毒枭“强哥”指挥该团伙成员“阿武”、“坝子”与达州一犯罪分子接上了头,将于近期抵达达州“考察投资环境”,并有意在达州建立制毒工厂大量制造毒品。公安部和省公安厅要求达州警方,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破获该案,决不能让其再次逃脱法网。

  达州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景弘要求从全市各级公安机关抽调最精干的禁毒警力,成立专案组,对这条线索展开侦查。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也多次作出指示,并派员现场指导案侦工作。

  经过缜密侦查,专案组确认一名大竹籍嫌疑人将与该制贩毒集团的2名骨干成员在重庆机场接头。

  为了确定大竹籍嫌疑人的具体身份,专案组决定由民警化妆后抵近侦查,当晚,该团伙一行3人抵达大竹县城,侦查的便衣民警迅速确认了大竹籍男子的身份信息。经查,这名大竹籍男子名叫邓某某,大竹县黄滩乡人。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该团伙3名嫌疑人到达大竹后,连续多日在大竹县的各个乡镇转悠,寻找合适的地方进行“投资”。

  “他们对外称,要办个养鸡场。”据专案组民警介绍,3人先是来到大竹团坝镇邓某某的老家。但邓某某家靠近公路,过往行人较多,他们很快放弃了在这里“投资办厂”的想法。

  连续多日,邓某某带着“阿武”、“坝子”踏遍了团坝附近的深山老林,似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在邓某某等人忙着带领“外地客商”选址时,专案组也多次对他们进行化妆侦查。“团坝街道上,往来的都是当地的居民,外来人口很少。”据专案组民警介绍,为了达到侦查的目的,多名民警先后装扮成钓鱼的、收破烂的等身份,以便进出团坝镇街道。专案组甚至租用了一辆动不动就熄火的“高龄”长安车,民警则打扮成叫卖散装白酒的小贩,一趟侦查下来,车上的酒都能卖去大半。

  随着案侦工作的不断推进,该团伙到大竹踏勘的两名核心成员的真实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经查,“阿武”名为吴某某、“坝子”名为彭某某,均是湖南茶陵籍人,是国际毒枭“强哥”手下的两名得力干将。

  5月中旬,团伙成员黄某某在团坝镇一茶馆打麻将时,偶然得知当地村民有老宅闲置,遂立即上前询问,得知该老宅位于当地开元村一名叫“铜锣山”的深山中。

  “铜锣山位置偏僻,距离当地村民聚集的场镇街道较远。”专案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铜锣山所在山脉横跨达川、大竹、邻水、重庆,山势险峻,沟谷深幽,人烟稀少。该团伙到了当地一看,马上相中了这个深藏在山中的老宅。吴彭二人立即向在外地遥控指挥的“强哥”汇报,“强哥”听说后也十分满意,决定就在该地展开生产。黄某某随即出面找到该房屋的户主,以开办养鸡场的名义,用2000元钱租下了该房屋。

  “一开始我们只知道他们物色好了地点,但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民警告诉记者,周边布控的民警发现邓某某、黄某某开始在大竹县城采购鸡苗和鸡笼,专案组意识到,对方可能要动手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经过大量排查后,民警在铜锣山深处找到了一座农家小院。“一眼就看见院子里摆了7、8个大塑料桶。”民警向记者回忆,他们当晚通过秘密侦查的方式,确定这个农家小院就是寻找多日的制毒工厂。

  就在邓某某等人准备制毒工具时,远在外地的“强哥”也紧锣密鼓地从广东广州、深圳、山东潍坊、四川德阳等地,分批组织制毒原料送往大竹。同时,该团伙用于伪装的鸡苗也送到了制毒窝点。就在鸡苗进驻的次日,价值100余万元的制毒原料也分批从外地秘密到达大竹。邓某某、彭某某等人用三轮车将制毒原料分批送往制毒窝点。

  为了把握准确抓捕时机,专案组从其他部门借来了狙击手使用的专业丛林伪装服——“吉利服”,让前线侦查民警身着“吉利服”易装进行侦查。“那种衣服又厚又热。”民警向记者回忆了侦查时的情况,当时正值夏季,侦查点藏在制毒窝点附近的密林中。侦查民警带着干粮,在密林中一趴就4个昼夜。由于对方有专人“望风”,潜伏侦查的民警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打草惊蛇。

  “不但有蚊虫、毒蛇,甚至连野猪都有。”侦查民警告诉记者,有一天凌晨,他们正在观察制造毒窝点的动静,身后的丛林里突然“沙沙”乱响,回头一看竟是一头野猪朝他们潜伏的侦查点走来,当时制毒窝点灯火通明,疑似正在“加夜班”,潜伏民警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所幸这头野猪狂奔掠过侦查点,窜入了密林。

  经过96个小时的潜伏侦查,专案组发现,这批制毒原料全部到位后,该团伙马不停蹄地进行制毒。彭某某、邓某某、黄某某每天深夜10点开始,要一直“工作”到凌晨4点,天边一发白就立即蛰伏休息。而另一名团伙成员吴某某则长期住在大竹城区的某酒店内,负责与“强哥”联系。侦查员将嫌疑人每天的工作时间上报指挥部,专案指挥部判断近日该团伙就会产出第一批毒品。

  经数日侦查,专案组认为收网时机已经基本成熟,将该情况上报省厅、公安部同意后,决定于近日正式展开收网抓捕行动。行动分成两个抓捕组,其中一组抓捕位于酒店内的吴某某,另一组则突袭这个藏在深山中的制毒工厂。

  “公安部将达州的收网战役定为摧毁这个国际制贩毒团伙的主战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到场指导人员告诉记者,在达州打响抓捕行动第一枪后,公安部将同时指挥广东、广西、湖南等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达州主战场能否取得胜利,关系着整场战役的成败,每名参战民警肩上的任务都十分沉重。

  专案组调集了200余名警力、多条专业警犬集结大竹,决定于2017年6月3日晚对这个制毒窝点发动总攻。按照抓捕预案,其中100多名民警将从该制毒窝点背后,落差100多米高的山上,顺坡而下展开俯冲攻击,另外的民警则从外围同时合围。

  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总攻开始前,天降暴雨,选择的攻击出发位置甚至有小股的山洪。“暴雨能掩盖我们行动的动静!”专案组指挥部决定,仍然按照原计划展开行动。从背后发动攻击的民警平均每人携带着近50斤的装备,沿着陡峭的岩石,攀爬了数个小时,终于准时抵达攻击位置,

  “雨大天黑,而且周边根本没有路。”参战民警告诉记者,另一路合围民警从窝点另一侧的茂密丛林,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烂泥,艰难穿越了近2个小时,准时抵达攻击位置。

  当晚10时,各路围捕民警同时行动,拉起了对这个制毒窝点的包围网。从山头出发的参战民警,连手电筒都不敢开,大家一手挽着战友,小鱼儿网站!一手摸索着前路,沿着陡峭悬崖向下潜伏过去。过程中,大家平均每走5步就摔上一跤,但没有一个人哼出一声,都默不作声爬起来跟上前面战友的脚步。

  凌晨12时,全体参战民警排除艰难险阻,均按时到达指定抓捕地点,对制毒窝点形成了严密的包围网,总攻的冲锋号吹响了。当围捕民警靠近这个农家小院,正在“加夜班”制造毒品的3名嫌疑人纷纷被惊动,立即四散逃离,突击民警果断鸣枪示警。

  犯罪嫌疑人彭某某在民警鸣枪警告后,仍继续逃亡,围捕民警当即开枪将其击伤,后被民警当场抓获;邓某某逃出小院跳崖逃跑,却摔伤倒地,被在崖下守候多时的民警当场抓获;黄某某则被民警在小院中当场制服控制。同时,专案组民警成功抓获住在大竹县城某酒店的嫌疑人吴某某。

  在抓捕嫌疑人的过程中,有参战民警脚部被锈钉扎穿,多人脚踝受伤,但他们仍继续带伤坚持战斗,直到所有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随着黎明破晓、天色渐亮,到了专案组清点战果的时候。这个制毒工厂的毒品让经验丰富的禁毒民警也吃惊不已。

  据现场清点,专案组抓捕嫌疑人4人,缴获毒品()94.3公斤,毒品半成品364.2公斤,制毒原料14箱、23桶,制毒工具1套。重达500余公斤的涉案毒品,令该案成为达州禁毒史上最大的制造案件。

  随着达州主战场吹响胜利的号角,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专案民警在山东潍坊警方的协助下,在钦州市将给该团伙购买制毒原料的陈某、谭某某成功抓获,当场缴获5吨制毒原料;同时公安部指挥广东、广西等地展开收网抓捕行动,外号“强哥”的国际毒枭尹某等3人也成功落网。全案共捣毁制毒窝点5处,缴获毒品1吨,液体毒品2吨,制毒原料、制毒工具一批,作案车辆6辆、毒资100余万元。

  经查,嫌疑人尹某以谋取暴利为目的,采取在广东省深圳市、惠州市遥控指挥的方式,组织彭某某、吴某某、方某某等人在大竹县寻找地点,批量制造毒品。据办案民警介绍,这批毒品如果制造出来顺利“投放市场”,该团伙将获取数千万元的天价利润。

  据了解,该案的成功破获,斩断了一条涉及我国四川、湖南、广东、广西、山东、台湾等地的制贩毒通道,有力打击震慑了毒品犯罪,净化了达州社会环境,维护了全市社会治安。等待这些利欲熏心、类似远程同步专家的多屏幕监控软件我记得之前有个免费的可以监控,胆大妄为制贩毒分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